蛋黄公主老花子

到寒假我就继续更新,真的!

一个垃圾文手的总结
2018
发生了真多
进耽美圈,开始写文,都是这一年啊。
然而我在前半年还在看言情。

占tag致歉!
成功被老喵怂恿
我个人觉得过不了20赞,嗯。(flag回收)
下个星期回来看看
顺便提一句我是寄宿生,所以结果只能下个星期回来看,文也会拖一会儿,就一会的吧?

镜子中没有真(直)的

失踪人口回归了解一下
和老喵 @今天也要当个咕喵! 一起写的!
有点儿R
???为什么这个不管用了?直接发?

看不见自己容貌雷×沉睡的安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喂喂,你到底是谁啊,为什么一直在睡觉?”小小的雷狮敲敲前面的大镜子。

在其他的人眼里,那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,只能反射出人样子的镜子。

只有雷狮看得见里面躺着一个少年,不声不响,只安安静静的躺在那,日复一日。

每天雷狮都会看看那个少年,可他只是躺着。后来,雷狮不仅仅可以看到镜子里有着那个少年,能反射人像的,比如窗户,湖的倒影里都能看到他

久而久之,雷狮也就习惯了。

那是夜。

雷狮的梦境里,多了一个人,正是那个沉眠的少年。这个梦很真实,仿佛就是镜中世界,雷狮抬脚向少年走去,嘴里叫出一个名字:“安迷修。”

手指就快要触到那人了,雷狮突然间从梦里惊醒,移开挡在眼前的手,看向照进来的阳光,雷狮啧了一声。从床上坐起来,脑里突然想起来在梦里,自己喊的一声。

什么……来着?是安迷……修?

我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。

想了会的雷狮果断抛弃了这个问题,反正不可能是什么玄幻的前世今生,其他又想不到。

在这之后,雷狮的每一个夜梦,都梦见了安迷修。

某一天早上,雷狮提着自己的裤子,面不改色地塞进水里,又提出来,再塞回去,就这样持续了几个来回,出了卫生间,随意地扔在阳台上。倒在床上,默默地回想着昨晚的梦。

他记得,像往常一样,自己走向安迷修,这次自己碰到安迷修,然后……

一开始手指触碰到时,雷狮有点惊讶的呆住了,摸上安迷修的脸,一直沉睡的安迷修这时睁开了眼睛。是碧绿色的森林,好美啊。无意间伸出手触碰到那十几年间一直能看见的脸。

手从麦色软嫩的脸颊滑至红润的嘴唇上,将下唇与上唇分离,手指强行撬开那白墙,手指在里面鼓搅,拿出时带出一根银白细线,雷狮也毫不在意的将手指滑过在舌上,露出一股笑。

手指离去的一间雷狮也吻上了安迷修,在舌头缠绵的过程中,两人相拥,双手也没停下,不停的脱去对方的衣物。

雷狮压向安迷修,平日系在他身上的黑色领带、白衬衫已被脱去个干净,丢在地上,加深了这个吻,手袭上了在被衣服常年掩盖的白色肌肤,微微锻炼过的身体,摸上去也不会那么的柔软。

但雷狮的真正目标是那两颗红立的小红点,那两颗挺立的红点被雷狮揉捏着,雷狮可以感觉到安迷修的小兄弟慢慢挺起来了。"唔!嗯。”安迷修被瞬间袭来的快/感刺/激的叫了出来

安迷修也还击回去,加快脱/衣服的速度和嘴上的斗争,两人像是互相挣抢食物的饥饿的狮子,恨不得将对方的性命一起夺下。

一吻结束,安迷修和雷狮小声的喘气,安迷修的脸上微微泛红眼里全是享受。

在零碎的记忆中唯一能回想起的也只剩下这些,但结果可想而知。

雷狮移开手,走到镜子面前,手刚想扶上那大镜子,却直接穿过了镜子。雷狮愣了一下,试着走进去,果然,进去了。这里如梦里的一样,阴暗。

熟悉的地方上躺着熟悉的人,雷狮伸出手,戳了一下安迷修的脸,不再是梦中那虚幻的触感,而是真实的。

躺着的人猛然睁开眼睛,看见杆立在一旁的雷狮,脸上没有任何惊讶之色,只是淡淡的说一句:“你终于来了。”随后慢慢坐起来, ‘坐下吧。”

雷狮坐下,安迷修缓缓道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,这里是什么地方,还有和雷狮的前世之缘。

“也就是说,我是你前世的恋人。"

"是的。"

"所以?我才会做那种梦。"

"有一部分吧。在下无法影响到你进来"

雷狮不语在思考着什么。安迷修也只是一直看着他,他已经很久没有看看自己的恋人了。

那本来还紧闭的嘴忽然打开,泄露出来了一句"我喜欢你。"

安迷修已经几千年都没听过这句话了,以前雷狮会每天不腻的重复这这句话,也许现在也是。"我也是。"

阳历生日最后55分钟!

好的
我又来了
70fo点梗
就酱(不要刀不要刀不要刀)
【占tag致歉】
不要没人理我,很尴尬的啊喂

好了,不点了

不定期更新(通常周更),会删文,所以找不到的文就不要找了,可能修改会重发。通常写欢脱向小短篇「bushi」
再有,可以叫我老花,老花子都可以。
在bcy上也会发文,目前把lof的搬过去。之后两边一起更
cp:
魔道:忘羡 曦瑶,宋晓薛
追凌
天官:花怜 双玄
渣反:冰秋 漠尚
凹凸:卡埃 雷安 瑞金 嘉金「不吃all金!」佩帕佩

还有欢迎小可爱扩列!扣扣2334402020

上学之后就要住宿,一星期回来一次哦

所以说

更新随缘  (以我的感觉大概月更吧)

现在的话…

也是随缘

顺带一提到100fo再次点梗

杰佣RPG游戏 雾都

点我看雾都

总算审核完了。

只是一个攻略,并没有解说。

占个tag致歉

原文链接

【雷安】关于酒吧里的两个gaygay的员工

调酒师雷X服务生安
酒吧常客视角(被写成了一个奇怪的人设)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 各位好,介绍一下我自己,我是一家酒吧的常客,是什么让我坚持在下班后一直来到这里,是什么可以让我坚持到凌晨不回家(熬夜熬习惯的客人)  呢!!!!
  是因为酒吧里两个颜值超高的服务生小哥哥啊!身为腐女的我,早就看出了那两个小哥哥的奸情,即使他们经常吵架,但分明就是打情骂俏啊!
  经过我多次对好友(酒吧的店长)的询问,终于问出了两个人的名字。温柔的那个叫安迷修,据说使剑很厉害,凶凶的那个叫雷狮,听说是一家大集团的继承者,根据我从各处寻找来的证据来看两个人从幼儿园开始就是一个班的,就算大学不是同一个系的,也被分到了同一个寝室。是发小啊。
  我现在正坐在那家酒吧的吧台旁,为了更好观察那两个人的日常。
  安迷修已经换好了工作服,端着几杯调好的酒,依然保持以往一样的笑容。安迷修走回吧台,雷狮像以往一样调侃了几句安迷修,话说今天为什么两个靠得那么近,安迷修也有些力不从心呢,不会是......我在心里浪笑了好一会儿,压下疯狂向上扬的嘴角,一扬头把酒都喝下去。
  偷窥了一会儿两个人的日常,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,醉醺醺的,最后还是店长把我送回家。
   

 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讲,上次喝过头了,吹了凉风,硬生生把自己弄发烧了,在家躺了一个星期,也就是说我已经错过了一个星期的他两的日常,呵呵呵呵。于是今天晚上我又来到了酒吧,啥都没变,调酒师,服务员,坐在坐了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的位置上,点了一样的酒。与以往一样默默地偷窥。在一个不经意间眼尖的我看见了安迷修脖子上的红红的玩意。
  ...
  ...
  那是?
  吻...吻...吻痕啊!
  慌张的我,把酒一饮而尽,差点呛到了。
  安迷修走回吧台,雷狮凑近安迷修,偷偷地亲一下安迷修的嘴,安迷修手上的动作僵住了,耳朵泛红。雷狮看见安迷修这幅表情,凑近说了一句话,然后安迷修的脸也彻底红了,也说了什么,可惜啊都没听见。
  我叫住路过的店长,悄悄地问了一句:“他俩...是不是交往了?”
  “雷狮和安迷修?他们早在一起了,你现在才发现吗?”
   店长默默冷笑了一下,“呵,天天发狗粮,也不考虑一下单身人士的感受。”
  我转回去,靠在吧台上思考人生。
  自己...当初...是想要撮合他俩的吧…
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分享一下两个人偷偷说的话
  雷狮“不就亲了一下吗,昨晚我们明明已经...”
  安迷修“住嘴啊,恶党...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又是群作业
唔,既然是群作业那么 @沙雕治疗所

{嘉金}【不被信仰的神明】


@忆夏-沙雕ky。
什么梗总会被我写成莫名奇妙的文
所以不要相信标题
严肃的金宝出没
神明嘉X国王金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神,被世人所信仰。
  神,拥有着这世上最美好的事物。
  神,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创物。
  神,是充满着慈悲和温暖的。
  世人就是这么想的,全部。
  可某一个神并不喜欢好好的当一个神,有信徒时,毫不在意,待到无一个信徒时,也没有什么反应,依旧横行霸道。
  那天,嘉德罗斯又去祸害人间。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,登格鲁国。这里的新王,金,才刚刚等上皇位不久,臣心动荡,妄图吞噬这个稚嫩的新国王。
  漫无目的的在城镇中晃悠了几天,顺道搞了几天破坏。官兵试图要抓住他,却一次次落败而归。
  坐在皇位上的金深深地叹口气,手指敲着桌子,听着下头官兵的汇报,“国王陛下,最近首都内发生了好几起大型破坏事件,凶手,还是没有抓到。”“没有抓到啊~”金漫不经心的答道,“那,就让我亲自去吧。”“国王陛下,您真的要去?”
  “不然呢?”
   只简单准备了一下,金便带着几个护卫出发了。
  “国王陛下,那个人,他又出现了。另外几个人已经先行前往了。”
  “走吧……”
  到了现场,果然如以往一样,被破坏的不堪入目,而凶手则被护卫围在正中间。
  这个凶手就是嘉德罗斯。
  金看见了嘉德罗斯并没有直接出手,只是挥挥手让侍卫退下了。对面的站着的凶手,也就是嘉德罗斯,看见面前这个明显是来抓自己的人,让人都走了,正打算开口,就被眼前这个看起来很眼熟的家伙打断了
  “嘉德罗斯,是你吧。”
  “你这个渣渣……”
  金看着嘉德罗斯,和多年前那个降临在人间的神,果然,他依然是没有变。
  真好。
  “渣渣,渣---渣”嘉德罗斯捏捏金的脸,嗯,手感差不多。
  “嘉德罗斯!你怎么还是这样!”金很生气地鼓起脸。金揉揉脸:“我可等了你好几年呢,一见面就这样……”
  “一直等我?”
  “那当然……”
  “我,是一个信徒也没有的神。”
  “谁说的,”金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,说“你可是我唯一的信仰!”
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拖了好久好久,
太烂了不打tag了
我可能就不适合写嘉金吧……
好短啊
 

【雷安】你是我的兔生挚爱

有兔子雷请注意!
兔子精雷X胡萝卜精安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这是一片神奇的森林,任何动物都可以变成人形,某些植物也同时能够化成人形。
  就比如说,狐狸凯莉家的柠檬安莉洁,再比如说银猫格瑞向日葵金。都是从植物变成人形的。
  这次要讲的故事呢,是一个名叫雷狮的兔子精和他种的变成精的胡萝卜的故事。
  雷狮,据某个不知名的知情者所说,雷狮曾经单挑某大形食肉动物,并且获得碾压性的胜利。然后成功的霸占了他的领地,并开拓了一块很大的领地用来种胡萝卜。
  然后某一天,胡萝卜成熟的那一天,在一个原本种着胡萝卜的坑里,却不见了。
  ‘哪个鶸敢来偷我家的胡萝卜。’
  然后雷狮就看见旁边的草丛里有“人”影在晃动。
  再然后,雷狮就拿着自己的锤子慢慢地靠近草丛,一锤下去,那个“人”轻易的就躲过了,在原来那“人”坐得地方留下了一个坑。
  再向那“人”看去,那“人”有着漂亮的绿眼睛,和一头棕发。雷狮表示这小子长得还不错。(请脑补安哥大概14岁的样子)
“喂,是不是你偷了我家的胡萝卜啊!”
  那“人”没回答。
  于是一只兔子精,一只不知道是什么的生物相看两无言。
  然后,那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生物说话了:“那个,其实吧,在下就是那个胡萝卜啦……”
  明显,雷狮的锤子差点就掉了下来,虽然在这里连动物都可以变成人,植物变成人也不是什么稀奇事。但是雷狮从未想过自己的胡萝卜也会变成人形。
  既然是自己种出来的胡萝卜,也只好将其带回家。
  一只兔子精和一只胡萝卜精一左一右坐在桌子旁。
  “你叫什么?”
  “在下……在下没有名字。”
  “也是。”
  “那就叫你老胡吧”
  “……不要!”
  “那?老萝?”
  “不要!!”
  “那你要叫什么!”
  “在下叫安迷修!”
  “这是你真名吧。”
  “……嗯……”
  经历了一段对话后,雷狮终于知道了胡萝卜精的名字叫安迷修,对,他自己起的,还埋在地里的时候起的。
  “所以,你是要住在我家?”
  “不然呢,我是你种出来的。”

  晚饭饭点
  “安迷修,你都吃些啥啊。”雷狮看着安迷修拘谨地坐在摆着胡萝卜盛宴桌前,问道。
  “那个,我喝水就行了”安迷修伸手,把放在桌子最旁边的水拿了过来,猛灌了一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“呦,不吃点胡萝卜?”
  “雷狮,你故意的吧……在下是胡萝卜啊”
  “哦,也对”
  “你不会告诉在下,你忘了吧。”
  “可能吧。”
   于是,一顿尴尬的晚饭过去了。
  “安迷修啊,我觉得我们俩得好好聊聊了。”雷狮看着洗碗的安迷修的背影,突然飘出一句话。
  “洗完碗再谈吧”
  雷狮就看着第一次洗碗的安迷修的行云流水的动作。
  安迷修洗完碗,把手往旁边的布上擦了擦。走回桌前,问:“想要谈什么?”
  “安迷修啊,以后家务活你就全做了吧,就当做房租。好,就是这些,没别的了。”
  “……哦。”
   接下来的一年里,安迷修做家务,雷狮出门干(惹)活(事),分工明确,像一对已经一起生活了许久的老夫妻。
   又是一年胡萝卜成熟的季节,安迷修看着带回一堆胡萝卜的雷狮,有些心累,兔子吃胡萝卜,天经地义,十分正常。但是,看着同伴被吃下去的感受一点都不舒服。
  安迷修洗净了最后一颗胡萝卜,重新放回了筐里,把手上的水擦干净,抹了一把汗。听到动静的安迷修向雷狮躺着的地方转头看去。
  什么事都没有,只是雷狮坐起来目光死死地盯着安迷修,过了会又低下头,似在沉思些什么。
  夜晚,又是胡萝卜盛宴,和当初初次见面的夜晚并差不了多少。
  雷狮也好不容易有一次在饭桌上话这么少。
  然后安迷修在洗碗时,听见了一句话
  “安迷修,这颗萝卜是应该吃了吧。”
  挺惊悚的,这颗萝卜如果安迷修没有理解错的话,是指自己,没错了……
  当天晚上安迷修在床榻上翻来覆去的,想着雷狮的那话,把自己吃了,天呐,天了。
  安迷修失眠了。
  第二天早上,安迷修顶着大黑眼圈走出了房门。估摸算着最多也才五点多,太阳也没有升起。
  安迷修拿着一金一蓝两把剑,走到了门前,一下一下地砍着自己做的木头人,到底是有些没休息好,没过多久,就喘着粗气,到一旁的树下坐着,闭着眼睛,静静地感受着清晨的凉风,困意逐渐袭来,昏昏沉沉的。
  “喂,安迷修,醒醒,醒醒!”安迷修是被拍醒的,一睁眼就是雷狮的脸。
  长得挺好看。
  这是安迷修看见雷狮的脸的第一反应。
  心跳了。
  然后这个上午,安迷修拿着双剑,雷狮坐在安迷修原先坐的那颗树下,像个老大爷一样。
  中午到了,安迷修收起双剑,走回家里,把双剑一放,走到厨房,熟练地拿出菜,拿起菜刀,切起菜。
  安迷修把一道道菜摆在桌上然后默默坐下,一手拿着水杯,却愣愣的。雷狮吃了一会儿,看见安迷修整个人愣在那里,就戳了两下,问:“安迷修!干嘛呢?”
  “啊!没什么!”安迷修一激灵,回过神。
  “干嘛呢,愣在这。”雷狮问。
  “就是……雷狮你昨天晚上说要吃掉我……”安迷修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说出口了。说完之后立马后悔,又想说些什么,但被雷狮抢先一步。
   “吃?当然是吃,不过哪种吃法嘛~”
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不要问我感情进展那么快,这是日久生情【其实是不太擅长感情戏】
  在恐怖游戏里的产物
  群里的作业,放在lof上